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宁静的天堂:挪威(13)-明媚的首都

2022-12-11 00:45:57 926

摘要:告别山水相依,如诗如画的峡湾;告别让我们惊喜,惊魂,惊吓的山路弯弯;告别想与心爱的人私奔的卑尔根铁路,我们揣一怀暖阳,追一个远方,奔赴我们北欧之旅的终点站-挪威的首都奥斯陆(Oslo)。看惯了挪威如天堂般的宁静壮阔美景,我们一下子无法适应奥...

告别山水相依,如诗如画的峡湾;告别让我们惊喜,惊魂,惊吓的山路弯弯;告别想与心爱的人私奔的卑尔根铁路,我们揣一怀暖阳,追一个远方,奔赴我们北欧之旅的终点站-挪威的首都奥斯陆(Oslo)。

看惯了挪威如天堂般的宁静壮阔美景,我们一下子无法适应奥斯陆的城市风味,可奥斯陆明媚的阳光,还是让我们对这个被森林和田野所环绕的城市的好感一秒一秒在递增。三分之二面积是森林和水域的奥斯陆有着“欧洲绿色首都”的美称,整个城市的核心区就像是被植被茂密的丘陵所环绕的砂锅,许多河流从丘陵中流出,汇入奥斯陆峡湾。

奥斯陆

奥斯陆

在朗朗晴空中,在晚霞满天里,在点点繁星中,我们探索了奥斯陆华丽的峡湾。挪威美丽无比的峡湾,用任何惊艳的词语描述都不为过。我们自驾欣赏过,我们坐火车领略过,只有游船还未尝试过。在奥斯陆,晚上7点到10点的游船不仅帮我们完成了最后一个鉴赏峡湾的交通方式,也让我们知道,这3个小时的游船,在挪威这个物价极高的国度,是多么物有所值。

奥斯陆的峡湾,独一无二,几乎延伸到市中心。3个小时的游船,提供免费海虾自助餐,每个人只要50多美元。虽然除了虾以外,自助餐只包括面包和简易沙拉,但那个虾,却是我们眼中,除了西班牙中餐馆自助餐的Prawns虾外,最美味的虾。游船的虾也叫Prawns,但没有西班牙的大,味道却极其鲜美。这种Prawns是挪威的冷水虾,来自北极深海水域。因在干净的深水区捕获,所以质量和鲜味都远超世界上其它的同类产品。

奥斯陆的峡湾游船

峡湾游船上的自助鲜虾

晚上7点,太阳已经不那么耀眼,但依然是晴空万里。阳光温润地撒在我们身上,舒服惬意。坐在挪威传统的木质帆船上,吹着清凉的海风,让淡淡的海水味道围绕,我们舒展四肢,沿着维京海盗的足迹,前行。奥斯陆的峡湾,没有高山陪伴,却有很多迷宫般的绿色岛屿与它同框。当游船驶过市政厅和歌剧院,驶过城堡和灯塔,驶过挪威历史最古老,拥有最丰富文化景观的地区之一的比格迪半岛,驶过海滩和入海口,一幅宁静祥和的优美画图在我们面前徐徐铺开。海风渐起,夜色渐浓,我们坐在船舷,裹紧毛毯,不舍得离开这电影中才看得到的美景。

美景好,美景旁的房屋价钱更好。在一个我们不知名的岛屿岸边,分布着一个个彩色的小房子。据介绍,这些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子是为游泳换衣准备的,一个要15万美元以上,而岛上的一栋看起来不是特别大的别墅至少也要350万美元。挪威的房价,高得也是够可以的了。

奥斯陆的峡湾

奥斯陆的峡湾

15万美元的小屋

夜空下的奥斯陆

当月牙儿弯上夜空,我们返回码头,稀稀落落的码头此时格外冷清,包括它身旁大名鼎鼎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地-奥斯陆市政厅。这个被称为“双塔红砖”的市政厅是我们眼中奥斯陆最可圈可点的建筑,为奥斯陆建城900周年所建。背靠海港的它白日里看起来有些威严,逆光中的它有些严肃。看似等高的双塔实际上高度却不同,有钟表的东塔高66米,而西塔高63米。

挪步市政厅里,墙壁上覆盖着描绘挪威历史和神话的美丽壁画,描绘了挪威人的文化、历史和生活,割麦子、养羊、驯鹿、拉雪橇等壁画呈现了挪威人最质朴的生活。一楼中央大厅悬挂的长12米、高2米的《快乐劳动着的人们》是欧洲最大的油画,南侧的浮雕是《伊古德拉吉尔的朋友们》,西侧的墙上刻着为奥斯陆奠基的哈拉尔严格王骑马的英姿,二楼则珍藏着挪威表现主义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人生》画作真迹。也是在二楼,我们看到了分别用挪威语、英语和中文写的“请勿触摸”的告示,这是我们在北欧,第三次看到中文告示。第一次在冰岛的卫生间,明白写着“请不要站在马桶上”,第二次是在爱沙尼亚塔林传统餐馆的橱窗上,标注餐馆内提供中文菜单。同胞们,是什么让我们在国外与众不同呢?

奥斯陆市政厅

奥斯陆市政厅旁的花园

奥斯陆市政厅内的壁画

奥斯陆市政厅内的中文提示

市政厅的邻居,是诺贝尔和平奖纪念馆和上海餐厅。我们对诺贝尔和平奖纪念馆并不感冒。作为瑞典和丹麦的“跟屁虫”,挪威1905年才成立。1901年成立的和平奖虽由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评选出,但也许是照顾挪威的面子,一直留在挪威。上海餐厅的菜很“中国味”,虽价钱格不菲,但吃得心满意足。我们发现,到这家餐馆就餐的中国旅行团络绎不绝,而像我们这样的散客,却寥寥无几。中国,富得真的超过我们的想象了吗?

就在市政厅的旁边,是一条步行街,这里是奥斯陆最热闹的所在。步行街的尽头,是建于1825年的奥斯陆皇宫。建在台阶上的皇宫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全部是开放式,建造此皇宫的国王卡尔·约翰的铜像矗立在宫前。长年累月做丹麦和瑞典“小弟”的挪威当然皇宫不可能与这两个国家的皇宫相提并论,但阳光明媚下的它,依然显得富有朝气和优雅。皇宫的后花园树高林密,草茂花香,但跟瑞典皇后岛宫的后花园相比,绝对差了好几个档次。

奥斯陆皇宫

奥斯陆皇宫

奥斯陆皇宫

原意为“上帝的土地”的奥斯陆似乎并没有受到上帝的额外恩宠,相比斯德哥尔摩和哥本哈根的灿烂辉煌,奥斯陆好像一个受气的童养媳,整个城市对我们来讲都那么乏善可陈。街道上没有多少车,宽阔笔直的马路也没有几条,热闹繁华的商业区就更别提了。可是,这个看起来与世无争,偏居一隅的首都却是欧洲重要的航海工业和航海贸易中心,也是许多航运企业总部的所在地,还曾在2012年被评为欧洲大城市生活质量第一。

虽然我们对奥斯陆的印象平淡无奇,但奥斯陆明媚的阳光和峡湾游船上的海虾自助餐却让我们记忆深刻。让我们记忆深刻的,还有挪威沉鱼落雁般的峡湾美景和雄伟壮观的山路弯弯。时光倾泻,岁月如流。经年之后,当我们立于人生的栈桥上,朝看东流水,暮看斜阳归之时,挪威的点点滴滴,已慢煮了生活的白月光。我们在岁月的苍茫处,收获着淡淡芬芳。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